那不是地理老师应该讲的东西吗,更在班上说男

2020-02-06 23:38 来源:未知

暖暖的阳光在这懒懒的午后照进窗户,透过窗帘在黑板上投射下斑驳的影子。讲台上生物老师滔滔不绝喷着口水,台下学生一个个昏昏欲睡。

从小,我就是人群中的焦点,我不仅学习成绩好,唱歌跳舞跑步也不错,最重要的是我很漂亮。校花的称号在小学时就有了,算是名声在外了。在高中的时候,就开始有男生来追我,可我总觉得他们是慕名而来,并不是真正地了解我,我厌恶这些男生的浅薄。还记得那个时候有男同学写了情书叫人转送,而我则当着众人的面撕毁直接丢进垃圾箱,更在班上说男生写情书是很不男人的事情。我这种怪异的态度让很多人望而却步,渐渐地和我来往的男生少了,我也被冠上了“冷美人”的称号。

  看到昔日同桌在朋友圈祝福自己并感恩父母辛劳艰苦的养育、感恩妻子多年来不离不弃的陪伴、感恩上苍赐他的两宝贝,然后配上全家福,妻子漂亮,孩子可爱,人生圆满!“咻”一声打开了我记忆的门,“长得好看的人才有青春”,这句话是谁说的?用来形容我真贴切!

小果擦了擦流到嘴边的口水,睁着惺忪的眼睛问一样刚睡醒的小嫣,“郭老头讲到哪了?”小嫣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大哈欠口齿不清地说:“就听见了一句男女比例失衡。”

在高中时我几乎把时间都放在了学习上,和其他大部分女生不同,被冠以校花的我,根本没谈过恋爱。后来考上了大学,在那个男女比例失调的系里,我自然又成了焦点,追求我的男生又一次袭来。只不过他们不知道我的秉性,我也不再像高中时那样极端,所以我还是有一些朋友的。为了让自己获得更好的锻炼,我参加了学校的学习小组,还被推选为组长。那段时间我很忙,虽然也有男生进入了我的视野,可是他们依然没有达到我的要求,浮夸的语气、幼稚的思想让我觉得他们不是我的菜。

我没有青春。

“啊?那不是地理老师应该讲的东西吗?干嘛抢人家饭碗啊?”

但是,我被社会生一个30多岁的男人给缠上了。他经常开着宝马车在宿舍楼下捧着花等我。他开口就说喜欢我,希望和我做朋友。这让我很厌烦,绝得自己受到了侮辱。虽然我和他说的很清楚了,他还是会在我上课的路上缠着我,这让我很揪心。有一次晚上我回宿舍的时候,又遇到了他,他满身酒气,说让我给他一次机会等等。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把那个男人数落了一顿,然后告诫他再来烦我就让他好看。我仔细一看是我们小组的指导老师:军,其实他也是学生,只是比我们大一届而已。

我见证了参与了他的青春。

“变着法教育我们可是他的惯用伎俩。”

这个事件成了我感情史上的转折点。其实,我说自己长这么大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没有一个人相信。现在我终于放开了自己的心扉,为军打开了心门。以前的冷美人很快转变成了小女人,我开始偷偷给军洗衣服,给他打饭,为他买小礼物,在乎他的一举一动。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妙,有时候自己会偷偷笑出声了。然而朋友们却以为我疯了。她们说军长得并不好看,而且他还很邋遢,一件衣服常常穿上半个多月都不换,头发也总是乱蓬蓬的。她们不明白我为何会喜欢上了军。当时我沉浸在恋爱的甜蜜里根本听不进去别人的话,认为军是完美的,她们那么诋毁他只是嫉妒。

 十六、七岁,情窦初开、好奇、奋抗、爆躁、敢说敢做的年龄。高一第二学期,班上25个男生,19个女生,老师在安排桌位时,高的坐后面矮的坐前面,学渣要和学霸同进步,爱捣蛋的挨着班干部,最重要的,男生女生不能混坐,怕靠太近产生感情早恋,虽然这样并没什么用。一轮轮排下来,剩下来的只我和他,学渣学霸,坐中间第四排高矮也合适,他是学习委员我爱睡觉,只是我是女生他是男生这点不符合老师的要求。不过老师抬头看了我一眼,就一眼,豁然开朗,然后大手一挥“你俩同桌,坐三大组第四排”。一锤定音,我和他同桌了长达三个学期,直至分班。对了,他叫南子。其实我后来也问过我妈,为什么老师觉得我和南子同桌没问题?我妈当时只拍拍我肩膀说:“没事的囡,女大会十八变的”!百思不得其解,这事也就随风散去了。

生物老师往小果和小嫣这边瞥了一眼,讲得更起劲了。“高达120比100的男女比例导致中国男性比女性数量多出很多,所以啊,现在的小姑娘们别着急找什么男朋友,谁是草谁是宝还不一定呢。等将来走入社会了,一大群男生跟你后面追,那多好啊。早恋这东西呢,不是我们这些做家长的太保守,是没必要你们说是不?”

当我和军走在一起的时候,周围的人都是诧异的眼光,我并不在乎,依然温柔的挽着军的胳膊,小鸟依人。

 其实我和南子的家是两个方向的,除了在学校里同桌,出了校门绝不会说出门溜狗或被父母溜时见到尴尬难堪。只是,世事无绝对,每一个相遇总会有相遇的道理和目的。那天看见他瘫坐在我家楼下巷子尽头的石墩上,如果不是他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眼神也有点平时没有的凶狠,我肯定会自做多情的梦想一下他是在等我。他也是同一时间发现的我,学霸就是学霸,稍稍愣了两秒,就当不认识我一样别开脸。巷子那头走过来几个社会青年,头发染得五颜六色,赤着胳膊叼着烟,骂骂咧咧的走到南子面前,其中一个蹲下来用手拍了拍南子的脸,“南子,不要给脸不要脸”,转头看见我站在门口眼睛都不眨的盯着他们,可能怕我报警或者是目的已经达到了,就站起来,“这次放过你,别再有下次”,扔下这句,一群人越过南子,经过我面前走出了巷子。

“我说不是。”教室瞬间鸦雀无声。

我大三的时候,军毕业了,他去了外地找工作。我送他上火车的时候,哭得像个泪人,倒是军一脸的冷静。我们分开后,每天我都会给他打几个电话,有时间我就去他工作的地方给他洗衣做饭,珍惜我们呆在一起的每分每秒。这个时候,又有人开始说军的坏话,说他已经有了别的女人,我太在乎他了,被他骗了。我当然不相信,就问军。军很坦然的说,他和一个女同学一起工作而已,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我将信将疑,因为没有证据,就没再说什么。

“南、南子,”其实我不太敢靠近他,或者说不太敢面对这样子的他。爸妈总是在我们兄妹耳朵边说什么不要招惹“混混”“二流子”什么的,南子现在的形象就是那样。

“郭小果,你再给我说一遍!”

而此时学校里的人对我的告诫似乎变了。她们不再一味诋毁军,而是让我考虑以后的事情。她们说再好的感情也会败给距离,更何况我和军这种不平等的感情。她们的感情经历要比我复杂的多,说起来头头是道,让我也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傻了。她们还给我出了不少主意,然后让我去试试军是否有了别的女人。于是,那一天我准备了礼物,事先没告诉军就去了他的宿舍。当我快到军的宿舍时,我看到了军拉着一个女生的手,有说有笑,他们还肆无忌惮的接吻。眼前的一幕让我傻了眼,哭着跑回了学校。

“南、南子,这是我家,你、要进来坐坐吗?”他终于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感觉到他脸上有羞涉、有难堪,还有一些疏离……没有应我,挣扎着站起,拍拍脏兮兮的白衬衫,转身出了巷子。我站在原地始终没敢挪一步。

“老师,按照您所说的,我们得等进入社会了再谈恋爱才是走正道。我们大学毕业,然后应家长和社会的要求说不定还得考研,再三四年下来我们差不多二十七八了,工作的第一年我们需要全身心的奋斗是不是也不能恋爱啊,等你想谈第一场恋爱了你已经成为剩女了,你又必须在短期内找到一个愿意接受你这个大龄剩女的人。那么老师您给我们分析一下找到这样一个人的几率是多少?”

我一直不肯相信,邋遢平庸的军会抛弃我,我对他一心一意恨不得把心挖出来给他,但是他和我异地4个月后和别人好上了。我打电话给军,问他为何要这么对我。军刚开始不承认自己劈腿,后来没办法了就说是自己寂寞,和那个女生是逢场作戏,因为她是大老板的女儿,自己想在公司混的好一点就想利用她一下。他还说心里最爱的还是我等等……

 南子还是南子,学习委员,学霸,老师的骄傲女生的白马王子,只有我时时会闻到他身上有跌打酒和烟草的味道,很淡,我们还是同桌,那天的事我谁都没有说也不敢问。

“那好吧,我帮老师算算。您也是为人父母的,您一定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找到一个比她弟弟还小或比您岁数还老的人吧,还有就是您的女儿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心无杂念的奋斗应该也小有成就了,您是否允许她找一个比她职位低的人呢?”

那些天我经常一个人在宿舍里哭,我知道好多女生都在看我的笑话,因为我是所谓的校花。我是第一次恋爱,没有任何的经验,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感情,所以才有了今天的结局。如果当初我坚持自己的要求,军是绝对不会被我看上的。他那时的英雄救美其实只是男人的本能,换成其他男生,他们也会那么做。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的骄傲让我在恋爱中跌了个大跟头,大家都知道我这个校花被邋遢男给甩了!

我们称得上为“朋友”的转折,还是在我家楼下的巷子。哥哥上楼告诉我说看见南子坐在石墩上,像是等人,还调侃说“有眼光,敢追我老妹”。而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他又被人“追杀”了。

“换句话说,按照大多数家长的标准来看,未来女婿起码应该符合以下标准:年龄适当;金钱地位适当;长相过得去;人品好;他的父母不能蛮横不讲理,以保证自己女儿在以后的生活里不会吃亏;以及后一点,他必须爱您那已经成为剩女却还没谈过恋爱的女儿。也就是说中国十三亿人口,去掉老的,去掉小的,去掉女的,剩下的再去掉有病的、无所事事没收入的、长得对不起观众的、抢过银行放过火的、父母晓不了情动不了理的,还剩几个?我并不认为找到这样一个人的几率会比中五百万大奖的几率高出多少,退一万步说,就算真的存在这样一个人,他凭什么偏偏在等你?”

更多精彩原创情感文章,请关注情感故事多微信:1625464035,微信公众号:读懂人心人性的故事。

这次真不是,这次他在等我。

“你……”郭老头正处于抓狂的边缘。

“方言”,南子叫住我时,我刚好趿着个拖鞋打开门要去倒垃圾,感觉他有点不知所措,脸有点红,“方言,你能借我些钱么?”说完这句话他的脸更红了,眼神也闪躲着。

“老师,其实这些在我们看来都不重要,我们这些后生晚辈认为重要的,只有后一点。”

我知道他极难堪羞耻还有不安,立刻回答他:“你要多少?”

小果在下课铃声、郭老头的怒目相视、以及全班同学的一片唏嘘中走出教室。

“五百”,说完这个数他的脸更红了。

郭小果,女,17岁,某市某私立高中在校生。别误会,她并不是一个叛逆到我行我素的人,那个教生物的郭老头是她爸爸,也是该学校教导主任,更是她来到这个只有“才”和“财”有权进入的私立学校的唯一原因。自认不是什么乖小孩,但绝对是个好孩子。明白学习才有出路的道理,可学习又不是人生的全部。决不会为了出路而压抑自己的本性,比如想睡觉就睡觉,玩起来就像个疯子。

五百块在十六、七岁的我们的眼中,是天文数字,我没有,我拿不出来,但当时的我想帮他,想了解他或许说,想接近他。

“小果,你昨天太有才了,回家你老爸没生你气吗?”刚坐到座位上小嫣就凑过来,一脸的幸灾乐祸。

“你等我一下”,顺手把垃圾袋塞他手里,转身进门。

“怎么可能不生气,到现在都没搭理我,一句话都不和我说。”

等我再出门口时,他还站在原地,不过垃圾袋已经不见了。当我把五百块钱递给他时,他看了我一眼,接过钱,轻轻的说了声“谢谢”,转身跑远了。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4166am金沙发布于4166am,转载请注明出处:那不是地理老师应该讲的东西吗,更在班上说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