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说道,一个男人正笔直的站在那反射着可怕

2020-02-14 07:45 来源:未知

1 挂钟孤单地敲了一下,艾芳菲挣扎着下了床,整瓶红酒的酒精还在体内燃烧着。她想倒杯水喝,经过走廊时忽然有些异样的感觉。当她再次经过时终于发现,在昏暗的灯光下,一个男人正笔直地站在那面巨大的穿衣镜里。 艾芳菲再次醒过来,自己的尖叫还在耳鼓上震颤,一个暗哑却清晰的男声说:“你终于醒了。”艾芳菲跳起来打开走廊里所有的灯。可那面镜子依然是昏黄的色调,男人依然笔直地挺立着,根本没被雪亮的灯光改变,似乎还微笑了一下:“你没必要害怕,我没有恶意。” 艾芳菲歇斯底里地看着,男人五官不甚清楚,却又像看过许多次一样熟悉。他的语调亲切低沉,除了站在镜子里,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艾芳菲慢慢靠在墙上,终于颤声说:“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在镜子里?”说到这,她忽然想起是不是迪吧那些朋友安排的恶作剧,于是伸长胳膊一点点接近镜子。冰凉的感觉让她一惊,重新跌坐回去。 男人微微叹了口气:“你一直是个多疑的人,总不相信已经发生的事。” 艾芳菲努力停止了颤抖,结巴着说:“你,你,你到底是人是鬼?”说着她忽地站起来,抓起厨房门口的扫把:“信不信我砸碎你!” 男人的声音丝毫不乱:“你还不明白吗?我就是你内心的另一面。你一定听过很多人说某个场景,似乎在从前发生过,却又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发生过,对吗?”艾芳菲忍不住点点头,男人又笑了:“这就对了,那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第六感或者梦境。那不过是某件事情发生之前,曾被我映射在你脑海里而已。” 艾芳菲打断他的话:“你是说你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吗?” 男人依然笑着:“当然不能,就如你照镜子一样,镜子不可能知道自己要照见什么,我只是知道你的内心而已。”艾芳菲还没说话,男人说:“你的手已经放松了扫把。”刚说完,啪嗒一声,扫把掉在地板上,艾芳菲下意识地去抓,男人继续说:“你已经相信了我,所以那扫把没用了。” 艾芳菲放弃了那个扫把,迟疑着说:“这么说你不是鬼了?”男人摇摇头说:“你怎么还不明白,我是你内心的一部。”艾芳菲打断他的话:“你别吓唬我!既然这样,为什么今天你才出现?”男人说:“我只在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尤其是你充满怨气的时候,比如你的爱人离开你……” 艾芳菲忽然站起来尖声喊道:“你不要给我提他,我不要再听到关于他的一个字!” 男人闭上嘴,挂钟在沉默中又敲了一下,艾芳菲慢慢恢复了平静,男人依然笔直地在对面站立,她擦了把脸,冷笑道:“你就这样站着吗?像根木头一样。” 镜子忽然亮了一下又暗下来,艾芳菲看到自己孤零零地站在里面,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只有他低沉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着:“别忘记,只有你真实,我才真实。” 2 艾芳菲终于清醒过来,看看表已经10点了,那面镜子毫无异样,只有扫把还躺在地板上。她找个冰袋放在额头上冷敷着,心想:“看来那个迪吧不能去了,那些小混蛋,没准在自己的酒中放了迷幻剂。” 艾芳菲洗完澡,对着镜子仔细地梳理头发。镜中的女孩皮肤雪白,她壮起胆子轻轻喊了一声:“喂。”没有反应,她用梳子轻轻碰了碰镜中女孩的脸:“喂,出来。” 镜中的女孩眉毛弯弯,一滴水从鬓边落下,触手冰凉。艾芳菲攥起拳头,伸出中指:“梦!” 11点的时候,电话响起来,是加加细腻的声音:“艾艾你这坏家伙,又去喝酒,是不是又吐了?一会我去你那里。” 听到加加温柔的嗔怪,艾芳菲心情好了很多:“好啊,我等你。” 11点半,加加出现在艾芳菲面前,还带来几个好久不见的老朋友。她一边收拾带来的食物一边数落着艾芳菲:“你真不让人放心,我才一个月不管你,你就成了这个样子。” 艾芳菲惬意地和老朋友亲热着,暂时忘了那个刚抛弃了自己的男人。加加不一会就做了一桌子菜。艾芳菲夸张地搂着她亲了一口:“我要是男人一定娶你。” 加加被她闹得很不自然,挣脱开到一边坐下:“讨厌,说着说着就没正经了。”说完害羞地看了她一眼,大家被她温婉羞涩的样子逗乐了,艾芳菲充满感激地看着自己的好朋友。 傍晚天还阴着,又睡了一觉后,艾芳菲感觉好多了,有这样一群朋友真是幸福的事。她穿上衣服准备出去散散步,镜中的女孩略微有些憔悴,却掩盖不住美丽的容貌。一种酸楚和怨气不禁勃然而生,镜子忽然暗了,昨晚那个男人悄然出现:“你知道他为什么离开你吗?” 这次,艾芳菲很短时间就恢复了正常,坐在一边的藤椅上问道:“你到底是谁?” 男人毫无感情地说:“我叫镜魅。” 艾芳菲冷笑道:“镜妹?娘娘腔的名字。我的内心为什么是男人?” 镜魅居然耸了耸肩:“如果你喜欢,我可以变成女的。”说完一个女人代替了他的位置,是一袭白衣,五官虽然难以看清,感觉却是个美丽的女人。她用同样磁性的声音说:“每个人都有两种性别,魅影都是映射人类另一面的,而且,”女人露出一丝莫测的笑意,“我们都是女人,总在一起,肯定会闹别扭。” 说完女人消失了,男人说道:“你明白了吧。” 艾芳菲一时没了话,半天才说:“那么你有什么法力?” 镜魅微微叹了口气,还没说话。艾芳菲忽然叫起来:“刚才你问我什么来着?” 镜魅淡淡地说道:“加加。” 艾芳菲跳起来:“你说什么?你不要打加加的主意,小心我把你砸成碎片。” 镜魅缓缓说道:“是加加打你的主意。” 艾芳菲几乎暴跳起来,再次抓住扫把,捅了镜子一下,男人摇摇头,倏然消失。镜子出现了两个人影,正紧紧拥抱在一起说着什么。周围的背景非常暗淡,艾芳菲终于看清了:正是加加和自己的男人。 画面无声,却像有无数个霹雳砸在艾芳菲的头上,自己的爱人掏出一条项链,加加羞涩地转过身,让他为自己戴上。男人热吻她的脖颈,加加回身搂住他的脖子…… 镜子忽然又闪了一下,镜魅幽幽说道:“这是刚才加加照镜子时我看到的,你现在相信了吧。” 艾芳菲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虚空,那幅画面像烙铁一样在她心里留下深深的痕迹。她无法言语也不能思考,那条项链一直在眼前晃动着,越来越快,艾芳菲终于倒了下去。 雨再次下起来,艾芳菲在藤椅中像泥胎般瘫坐着,镜魅一言不发地看着她。冷风从窗户钻进来,艾芳菲打了个冷战,颤声说道:“他们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我,我我……” 镜魅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要报复他们,我可以帮助你。”

炎炎忽然安静下来,死死地盯着镜子说:“既然这样,我要你继续帮我报复,报复那个毁了我也毁了丫丫的男人!”炎炎的嘴唇已经被自己咬破了,镜子里有一点诡异的鲜红:“既然做了,就做到底,谁对不起我,谁就要付出代价!”

我缓缓的睁开眼,看着眼前熟悉的卧室。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炎炎惬意的和老朋友聊着,暂时忘了刚抛弃了自己的男人。丫丫不一会儿就做了一桌子的菜,炎炎夸张地搂着她亲了一口:“我要是男人,我肯定娶你。”丫丫被她闹得很不自然,红着脸到一边坐下:“讨厌,说着说着就没正经了。”吃完饭,一群好友陆陆续续告别走了,有一群这样的好朋友陪着真是幸福的事,炎炎感觉好多了。她穿上衣服准备去散散步,镜中的女孩略显憔悴,却掩盖不住美丽的容貌。一种酸楚和怨气不禁勃然而生,镜子忽的暗了,昨晚那个男人悄然出现:“你知道他为什么离开你吗?”

“我不知道,我要疯掉了!”说完丽莎推开门跑了出去。

镜魔静静看着她一字一句说:“你要报复他们,我可以帮助你。”

“找到了吗”警察在一旁问道。

“哈哈哈,对,对,我应该高兴才是,他们联合起来欺骗我,我应该报复,我为什么不报复,我高兴,太高兴了。”

“谢什么?”佐一走到水壶的边上打开了盖子。

炎炎想起镜魔告诉自己的话:“千万不要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他是在演戏,不然不但报复不了还会再次被他戏弄。”于是也假意说:哎,丫丫是我好朋友,只要你们幸福,我也祝福你们了,谁都不希望会发生这种事,你也不要难过了。

佐一疯了一样挥舞着球杆,似乎每一次挥舞都在发泄着自己的恐惧。

十一点的时候,电话铃声响起来,“炎炎你这坏家伙,又去喝酒,现在醒了吗,一会儿我去你那里。”听到丫丫温柔的嗔怪,炎炎心情好多了:“好啊,我等你。”

“罗德正忙着准备去赛马”

摘要: 炎炎用力地揉搓着眼睛挣扎着下了床,前半夜在酒吧喝的红酒的酒精还在体内燃烧着。整个人迷迷糊糊,她想去洗把脸,经过衣橱时忽然有种异样的感觉。她忐忑地止住脚步,将头往后一仰,余光似乎撇到了有一个男人的身影在 ...

路过罗德门口时,丽莎连忙敲开了门。

炎炎在地上像泥胎一样瘫坐着,冷风从窗户钻进来,她打了个冷颤,颤声说:“他们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我,我我……”

“丽莎?丽莎?”翰尼喊得声音很大。

他已经消失了三天了,炎炎惊恐得看着镜子,她越想越害怕,甚至想给丫丫打个电话,可是她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午夜,炎炎终于忍不住了,对着镜子喊道:“你出来,我不要报复了,我,害怕。”


炎炎呆呆看着眼前的空虚,那幅画面像烙铁一样在她心中留下深深的烙印。她无法言语也无法思考,终于,她倒下去了……

“什么梦”艾莉很专注的看着窗外。

男人长叹一声走过来,把手搭在炎炎的肩上:“是啊,造化作弄,其实我们本来是挺好的。”

“等等!我让你们绑的?”男人着急的说道但马上又说“你们?还有谁?”

丫丫来的时候还带了几个好久不见的朋友,她一边收拾带来的食物一边数落着炎炎:“你真叫人不放心,我才几天不管你,你就成了这个样子。”

三声没有规律的敲门声吵醒了床上男人,男人猛着惊醒坐直了起来,看得出他刚刚做了一场噩梦,因为连被子都印出了汗渍。

炎炎握紧了台灯,迟疑的说道:“这么说你不是鬼了?”男人摇摇头,“你怎么还不明白,我是你心里的你自己。”“那为什么你今天才突然出现?”“我只是在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尤其是你充满怨气的时候,比如你男朋友离开你……”

“你一定想不到最后那个人告诉我我是法兰德,你知道的,我最讨厌的就是那个瘾君子,每天跟着大麻过日子”男人嘲笑的说道。

或许是镜魔做了手脚,男人痛快的答应了炎炎的请求。两个人再次见面的时候,男人居然有些悔意:“我真的对不起你,我和丫丫本来想找机会慢慢告诉你,可是又怕伤害到你。”

“快把他叫醒!”

镜子忽然又闪了一下,镜魔幽幽说道:“这是刚才丫丫照镜子时我看到的,你现在相信了吧。”

图片 1

那男人淡淡的继续说:“丫丫。”炎炎几乎跳了起来:“你乱讲什么,不准打她的主意!”

“丽莎死了”我颤抖的说道。

炎炎忍着身上的寒栗,环着男人的腰,把他带到镜子面前说道:“你看,你也老了不少,我其实不该那样怪你的。”忽然,暗淡的镜子爆出一团雪亮,几秒钟后炎炎发现那个男人消失了。镜魔在镜中疲惫的说道:“好了,他已经被我锁到镜子里了,不过他实在太强大了,我快控制不住他了,他,他要挣脱了,你快来帮我啊!”

“罗德?你叫我罗德?丽莎我告诉你!不要再这时候惹火我否则这个球杆会重重的砸在你的头上!”说完他举起球杆在空气中挥了挥。

“看来你也是个笨蛋,不过也好,我正想亲手收拾他呢。”

佐一点了点头就看到丽莎捂着头冲了出去。

镜中的女孩眉毛弯弯,一滴水从鬓边落下,触手冰凉。炎炎攥起拳头:梦!

我点了点头,张开了早就麻木的嘴。

炎炎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身体是那样美丽,她的身体一步一步走到窗前,迟疑了一下,猛地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决堤般泻了进来,昏暗的镜子变得明亮如初,炎炎满意的看着自己的身体:“瞧,我在阳光下多么的美丽。”

“怎么了?”女人起身打了一个哈气说道。

镜魔轻微退缩了一下:“恩,好的,我安排一下,因为,你,你知道你的镜子离他的镜子有一段路呢。”

“翰尼被绑在床上”

镜魔出现了,歪着头看着她:“来不及了。”说完镜子中出现了丫丫的影子,她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神采,眼神呆滞。一个男人正匆匆离去那是抛弃的自己的男人。炎炎惊恐得喊道:“你把丫丫你怎么了,啊?”镜魔的语气还是那么平静:“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他们两个在郊区的房子里约会,我把你割脉的假象放到镜子上,比我想象的简单,她马上疯了。你的爱人很痛快的离她而去,这不就是你希望的吗?”

“你是谁?!”男人晃动这椅子寻找声音的来源。

男人闭上嘴,外面的天似乎又亮了些许,炎炎渐渐恢复了平静,慢慢的将手中的台灯放到原处,她冷笑道:“你就这样一直站着吗?监视我吗?”

“帕滋给佐一开了门”

炎炎用力地揉搓着眼睛挣扎着下了床,前半夜在酒吧喝的红酒的酒精还在体内燃烧着。整个人迷迷糊糊,她想去洗把脸,经过衣橱时忽然有种异样的感觉。她忐忑地止住脚步,将头往后一仰,余光似乎撇到了有一个男人的身影在穿衣镜里。“啊——”她的尖叫声震颤着耳鼓,炎炎终于清醒了,立即反身站到穿衣镜前,在昏暗的灯光下,一个男人正笔直的站在那反射着可怕的光的穿衣镜里。

“我…我才没怕”说完男人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汗。

这次炎炎很快恢复了正常:“你到底是谁?”男人毫无感情的说道:“我是你的心魔,你可以叫我镜魔。”炎炎冷笑道:“为什么我的内心是男人?”镜魔耸了耸肩:“如果你喜欢我也可以变成女人。”说完身穿一袭白衣,五官虽然难以看清感觉却是个美丽的女人代替了他的位置,她用同样磁性的声音说话:“每个人都有两种性别,心魔是映射人类另一面的,而且,我们又都是女人,总在一起肯定会闹别扭。”说完,镜中的女人又恢复成了男人。

“天哪…你赢了…你至少先告诉我我到底是谁好吗”

感觉自己好像要昏厥了,“你终于醒了。”一个嘶哑却清晰的男声从镜中传来。炎炎惊呼着跳起来打开房间所有的灯。可那面镜子依然是那可怕的昏黄的色调,男人依旧笔直的站立着,炎炎歇斯底里得看着,那男人五官不甚清楚,却又像看过很多次一样熟悉,镜子里的人似乎微笑了一下:“你没必要害怕,我没有恶意。”炎炎迅速倒退,靠在墙上,双手想要用力地握住墙,颤声着说:“你是人是鬼,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镜子里,我……我……我是在做梦,对,我在……在做梦……”她紧张得咽了咽口水,狠命的掐了自己的胳膊,疼痛使她一惊,她没有做梦。

“噩梦,很长的噩梦”帕滋闭上眼说道“真的很可怕”随后又肯定说道。

镜魔缓缓说道:“是她打你主意。”

“啊!啊!啊!”男人闭上了眼睛。

炎炎暴跳起来,用食指有力的指向镜魔,刚要开口骂些什么时,镜子出现了两个人影,正紧紧拥抱在一起说些什么。画面无声,却像无数个霹雳砸在炎炎头上,那正是丫丫和自己的男人。那个背叛自己的男人掏出一条璀璨的项链,丫丫羞涩地转过身让他为自己戴上……

丽莎坐在昂贵的沙发上,手中摇晃着酒杯,红酒顺着丽莎的手摇晃的频率肆意的晃动,在摇到第五下的时候,对面手脚绑着的男人忽然喊到“你到底是谁!”

看着表已经10点了,镜子毫无异样了。炎炎洗了个澡,对着镜子梳理头发。镜中的女孩皮肤雪白,一层寒栗让她看起来有些性感。她撞起胆子轻轻喊了一声:“喂。”没有反应,她用手指碰了碰镜中女孩的脸:“喂,出来。”

“够了!真的够了!你到底是谁”他朝不远处沙发望去“丽莎?”佐一张了张口。

炎炎呆呆地望着镜子,一言不发。镜魔继续说道:“她虽然一直觉得对不起你,可是依旧和你的男人来往,不是更可恨吗?别忘了,你们几十年的好朋友,她越是这样,越显得她无情无义。而那种男人,不值得你留恋。相信我,你会快乐的。”

“啊?”男人长大了嘴“听着丽莎,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你死了!你把我解开,快点!”男人咆哮道。

男人还是用他亲切低沉的语调说:“你一直是个多疑的人,总不相信已经发生的事。”

“你在说什么?什么梦?”

三天之后,镜魔再次出现,只是这次镜魔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冷静平淡的模样,甚至有些战战兢兢地对炎炎说道:“我已经安排好了,但是那个男人心神很坚硬,你必须去到那个男人身边,我们合伙制服他,我,我……”

“几个人?”一旁的警察问道。

“你是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吗?炎炎打断他的话。“当然不是,就像你照镜子一样你不可能知道自己要照见什么,我只是知道你的内心而已。”

女人听到后身体往后退了退。

男人的声音丝毫不乱:“你一定听很多人说某个场景,似乎在从前发生过,却又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是吗?”炎炎忍不住点点头,男人又笑了,“这就对了,那根本不是什么第六感,什么托梦的,那不过是在某件事发生之前,曾被我映射在你脑海里而已。”

“还有…还有…我?”

炎炎顺利的在男人的公寓住下了。果然那个无耻之徒在半夜敲开了她的房间。炎炎一身睡衣站在镜子面前,欣赏自己幽怨的镜像:“你还记得么,那是我们是多么快乐……”

“在梦里丽莎死了”

炎炎轻笑起来,透着丝丝冷气。镜魔迟疑了一下,然后镜子亮起又暗下,镜魔消失了。

“佐一最开始在房间”

炎炎努力停止颤抖,忽的随手抓起床柜的台灯,“信……信不信我砸死你!”


镜子忽然亮了一下又暗下去,炎炎看到自己孤零零的站在镜子前,那个男人不见了,只有他低沉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别忘记,只有你真实,我才真实。”

许久之后丽莎默不作声。

炎炎突然尖声喊道:“你闭嘴,我不许你在我面前提到关于他的任何一个字!”

“艾莉”男人摸了摸躺在怀里的女孩说道。

炎炎把手支在镜子上喊道:“你这个笨蛋,我要怎么帮啊,快点,千万不能让他出来,不然,我砸碎镜子。”镜魔向它伸出手,那种诡异的笑容再次出现。雪亮的光芒让炎炎再次陷入失明,醒来时,发现镜魔正站在自己身边低头看。她惊叫一声,镜魔张开手,一团雾气缓缓散开来,他意犹未尽地拍拍手说道:“你的报复心太可怕了,我担心我会被你毁掉。”

“翰尼被绑在床上”

镜魔跨出镜子,转过头,呆若木鸡的炎炎看到他的相貌一点一点变化着,最后竟然变得和自己一模一样。

晚霞映在卧室那扇一字排开的窗户上,映在书桌装的红色透明玻璃杯里,通过折射后那一抹的光最后照在白纸上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光。

炎炎终于能动了,她不顾一切扑上去,镜子把她如烟雾一般撞起来。镜魔露出妩媚的笑容:“你的报复心虽可怕,可你的身体是这样美好,我一定会替你好好保管她的。”

“拿笔记一下”

“什么?”男人坐在舒适的摇椅上耳边响起陌生的声音。

“我不在柜子里”那个声音又看穿了他的心思。

“佐一在最开始在房间”

“还有一个人呢?”警察数了数我说的名字。

他摸了摸女人的手,看了看四周,是卧室阿他心里想着问道“我睡多久了”

说完我摸了摸自己的脸。

“你在怕什么,佐一”

“几个人?”

“噢!你一定是睡糊涂了!哪有人这么说自己的”丽莎摸了摸男人的脸。

“是七色,彩虹都是七色的”

“还有一个?”我说道。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4166am金沙发布于4166am,转载请注明出处:男人说道,一个男人正笔直的站在那反射着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