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先讨论讨论大概的构想,都处对象去了

2020-03-01 06:42 来源:未知

我认识潘文的时候,他刚混到一个还算出名的展会公司里,专职摄影,有时候也客串一下摄像师。刚好那时候我们公司要办五十周年庆典,老总下达命令,“给我怎么隆重怎么办!”于是,我们整个儿Marketing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一刻也不敢怠慢。联系展会公司一直是我的事儿,我就赶紧给人家打电话,对方说:“没问题啊,都合作这么多年了,还是全包吧?咱们先讨论讨论大概的构想,你们预算多少?大概需要哪些程序和设施?老规矩,先出个整体方案,细节再谈。”

一场想走就走的旅行。

有人说

我想了想,说:“跟咱们平时给客户做的展会不太一样,五十周年这么大名头从我工作起第一次见,老板说了,纪念意义大,纪念图册和光盘肯定是必需的吧?所以你得给我找一靠谱的摄影师来,别跟上次客户答谢会似的,拍的全是客户的脸,不拍我们老总也就算了,好歹也别把公司标志挡起来啊,你要是跟人说是相亲会人家也信啊。”对方满口答应,“您放心,我们这儿新来了一个挺不错的哥们儿,明儿我就叫他去你们公司一趟,你们先聊聊,也让他带些作品给你看看,行不?”

有些日子想去厦门看看了。想看看鼓浪屿,厦门大学和各种小吃。

青春是一人的兵荒马乱

第二天,我跟几个姐们儿正挎着手要去园区食堂吃饭,路过前台就见一个人杵在那儿,戴了个黑框眼镜,小平头,穿墨绿色长夹克和浅色牛仔裤,户外鞋,在个个都身着职业套装的外企写字楼里出现实在看起来很别扭。我们几个打打闹闹着就过去了,等吃完回来时,没想到这人还傻站着,前台早没人了。我就多嘴问他:“你找谁啊?”

由于是自由行,所以自己定飞机票和酒店

有多少人

他立马站得特直,把包一拎,挤出一个标准而职业的卖保险的笑容,“你好,我找李瑾,我叫潘文。”

订飞机票:第一次定,找了个往返的,26日上午差不多11点多到厦门,29日下午7点40的飞机。

都是草草收场

我这才注意到,原来他拎的那包是个摄影包,特别大,搞不好还塞了三脚架什么的在里面。“真巧,我就是李瑾。”我跟他握了个手,“还没吃饭吧你?要不我带你去食堂随便吃点儿,吃完再谈,或者你想边吃边谈都行。”

(因为一般网上说,差不多3天能玩够厦门了,怕时间紧,就差不多安排了3天多点)

01

他爽快地露出一口白牙,“怎么说都行!”

飞机值机:订票后来短信了,自己还上网找多少号坐。没找到,所以打算到时候提前1小时到机场在问问。后来第二天来短信说可以值机了。网上查了下,就是可以选飞机的座位了。(关于座位前后的问题,网上有说中间好的,其实自我感觉都一样。ps我是经济舱,头等舱就不知道了)

一到周末,整个宿舍就剩下冬瓜一个人了。

我们聊得还挺多的,我其实早吃饱了,又觉得看他一个人狼吞虎咽太尴尬,就买了块巧克力拿在手里吃。现在已经是下午上班的点,食堂早没人了,就我们俩傻坐着,怎么看也不像商务会面,我大概翻了一下他带来的影集和图册,是给另一家公司做的年度销售庆典,感觉问题不大,无论是场面还是各种合影都拍得有模有样,也就放了一大半的心。

订酒店:酒店可是愁死了,因为没有去过,酒店数量又多。真心不知道订哪里的。

其他人,都处对象去了。

“你做这行多久了?”我冷不丁地问他。

自己总结:1选择什么样的房间 我不是特喜欢客栈那种,所以定的是经济连锁的比如是如家,锦江,7天这种。

冬瓜没有去,并不是他不想处,而是,他眼光太高。

他摇头,“三个月,刚才你看的是我入行以后接的第一份工。”

2价位 价位就个人喜好了。应该是位置好的酒店就贵点吧

他挑剔女人的眼睛,嘴巴,鼻子,胸还有腿,还有一个,连牙齿不够整齐都能成为他挑剔的一个点。

我直拍桌子,“胆儿够肥啊你。我不是跟你们头儿说了给我派一资深的,资深的!你们那儿你资深啊?”

3地理位置 这就要先看看行程安排了,在附近选择一家

还有一点,他最挑剔,高度不能矮过他!因为他考虑到下一代的基因,感觉孩子他妈责任重大!

“你刚才看了画册不是也觉得很不错吗?”他满脸都写着自信,“我入展会这行是才三个月,可我入摄影这行已经十年了,做过娱乐记者、办过杂志、开过影楼,之前的工作是导游不好意思,这个跟摄影关系不太大,不过我帮游客拍的照片也编成了画报,有兴趣的话下次见面送你一本啊。”

4评价 其实在好的酒店也会有差评。我主要是看些差评和好评的比例。自我感觉如果差评超过或者差不多一半的话就不大推荐了。如果差评少,大概看看是什么原因的差评。因为里面是不同房间的评论。像有无窗户,隔音这些方面的选房的时候要注意下

冬瓜的由来,也是因为他又胖又矮。

“OK。”我没有拒绝。

酒店的预定分信用卡/预付/现金等方式

150高150斤

“所以,还有什么问题吗?”他问。

酒店的床分大床/单人/双人的也就是标准的

终于,有一天,冬瓜看上了人文学院的系花

“年会时间定在4月30日,你自己作好准备,我会提前两周再跟你确定具体工作。”我一本正经地回答。

图片也就是个参考。最好看看评论里的照片比较可信。

我们劝他,别去给自己找罪受

他舒了一口气,“差一点就耽误了我的五一行程!说好要带女朋友去旅行,如果放她鸽子就死定了。”

我说的有点细,希望看到的人可以省心点咯!~

他很决然的,非去不可

我吃完后一口巧克力,笑笑地看着他,“好巧,我也要跟男朋友去旅行。”

行程:

他说:“我已经想好了作战计划”

他又把白牙露了出来,“一路顺风哈。”

第一天 因为是上午到厦门,所以先去入住的酒店。首先先看看酒店的房间如何,然后可以的话就入住。不可以就换(先看看窗户是否可以关上,被单是否干净,有问题先提出来)

我说:“咋整”

五一要去厦门,是年前就和男友阿伟说好的,某天晚上我们窝在租来的两居室里,他坐在桌前加班调程序而我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上网看豆瓣,刚好看到一个友邻推荐帖:发现你所不知道的厦门。我渐渐看得热血沸腾起来,爬过去搂住阿伟的脖子说:“亲爱的我们去厦门吧!”

因为之前攻略厦门大概的旅游都在思明区,所以订的离厦门大学较近的地方。

他说:“我打听到了,系花有个爱好”

阿伟头也没回,眼睛还盯着屏幕上那一堆代码,“想去就去啊。”他说。

听说厦门大学进入有人数限制,怕去了白去,就选择了打车到曾厝垵玩过感觉厦门这些小吃特色差不多都是那些。逛了逛后出门过马路,就是环岛路。里面有沙滩。好像环岛路挺长的,我只是从增厝垵出来开始的,网上说租自行车。我没有,因为沙滩上没法骑车,骑车要在马路上,因为下午没什么去的了,所以走路,累了就做沙滩上,停停走走,到了炮台。走的时间不短,好像是2,3小时吧,但是不特累。炮台4点有表演,表演一会就没有了。觉得没劲就出来。回酒店了。

我说:“可以啊,冬瓜,这个都摸清楚了,有希望”

“那我们订五一的机票好不好?现在订的话折扣特大,双人往返才不到一千五。”我说着已经把订机票的网站打开了。“想订就订啊。”阿伟还是那种无所谓的口气,我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第二天 鼓浪屿 建议提前去,差不多一天可以看玩。轮渡都有的,具体晚上去哪里做轮渡给忘了。个人不建议岛上住。

他说:“必须的”

因为第二天,我打电话跟他说,票已经出了,他竟然问我,什么票,电影票吗?

鼓浪屿房屋很多是老建筑可以去吃下小吃 著名的风琴博物馆喜欢的人可以进去看看。不喜欢音乐的可以不进去了。日光岩应该是岛上的最高点,可以看到很远。菽庄花园我没去、明代风格建筑的皓月园这个里面有给海边,但是没环岛路的好、国际刻字艺馆本人没进去。

我说:“什么爱好?”

“五一去厦门,昨晚订票之前不是有跟你商量过吗?”我委屈地说。

第三天 厦门大学 先去了传说中的芙蓉餐厅。真心就是大学食堂,三层游客去的,里面是特色。貌似没有米饭吃。厦大旁边就是南普陀寺,不用担心找不到。南普陀寺台阶很多,走到一半走不动了。因为上一天走了一天鼓浪屿了。但是南普陀到山顶后就可以到植物园了。要不也要下山打车去。就索性上了山顶。寺院和植物园应该是一座山,在山顶分开的。去植物园走的是热带植物区,下午有喷雾。应该是给花浇水用的。里面有好多照婚纱照的。

他说:“她喜欢吃豆腐”

“好啦,我知道了。”阿伟说,“我尽量长假不要加班就是了。”

第四天哪里都没去,前几天走的太累了。

我说:“然后呢”

所以实际上,“我也要跟男朋友去旅行”这句话究竟能不能成真,不到飞机起飞的前一秒可能都不会知道。一路顺风个头,我看着MSN上潘文的灰色头像,恶狠狠地骂道。

他说:“我想好了,以后我每天都会在食堂给她打份豆腐送过去。”

年会进展很顺利,我一本正经地穿着套装高跟鞋满场跑来跑去指导流程维持秩序,累得快趴下了,好不容易等到全场散光,才一步一拐地往外走,走到门口我看了下表,他的晚上十点半,正是周末难打车的时候,路边站着的全是成对儿的小情侣,我哪抢得过他们哪。正犹豫着要不要拼了老命去挤公车,有个喇叭在我身后响了三声,“李瑾!”

我劝他不要,他坚持要去。望着他远去跳跃的背影,我总有种不详的预感!

我一回头,就瞅着潘文那张脸了。他开着一辆大切诺基,把脑袋探出窗外跟我喊:“就你一人啊?”

02

我跟看到救星似的冲过去,二话没说拉开后座的门爬了上去。

没过几天,吃饭的时候,便听到别人议论。

“你干吗?”他大概没想到我这么主动,诧异地问我。

“你们听说没有,化学系的那个矮冬瓜,竟然想追求我们系花”

“还能干吗,送我回家啊!别想太多,姐今天累残了。”我说着把一只高跟鞋脱下来扔了,挤了一整天,脚底板都快裂了,得赶紧揉揉。

“听说了,可是他也太搞笑了吧”

他愣了一下,“我是说,你怎么不坐副驾?直接就往后冲。”

“是啊,别人追女朋友,送花送巧克力,哪有送豆腐的。”

“我可不想找麻烦,”我说,“有主儿的人开车我只坐后排。”

“食堂豆腐,5毛钱1份,送一年的豆腐,也不够别人送一束花。”

“够自觉的啊你!”他乐坏了,方向盘一打出了人行道,我跟他说了个大概地址,他还挺熟,说那小区以前常去,有个女朋友就住里面,接送了快半年呢。感情经历够丰富啊!我心里感慨着,这男人单看长相也就普普通通,路人一个,没想到还挺受欢迎。

“钱到是小事,你想,这么大个食堂,一个男的,端着几块豆腐,说,给你吃豆腐。吃豆腐!多难听啊。”

大约是在五月中旬,我在公司接到一封快件,是潘文寄来的年会光盘,处理过的视频和照片都在里面,我边把它塞进电脑边想,不知道他的五一假期过得如何?一定很愉快吧?无论如何也不会像我这么凄惨。豆瓣上有人说,相传一起去过厦门的情侣终一定会分手,是不是真的啊?能给我个以身试法的机会不?不要去都没去就先被抛弃了成吗?

“那男的是不是脑子瓦特了”

4月30日的晚上,我正在家收拾行李,阿伟竟有点反常,也来帮我一起收拾,而且还把他一个很久不用的大旅行箱拖了出来,抓着凡是他的东西都往里塞。我正纳闷着,出门五天有必要跟搬家似的吗?他突然停下动作,看了我几秒钟,对我说:“咱们分手吧,收拾完我今晚就搬走。”

“你没看到今天系花发火了,忍了几天,终于今天将豆腐泼那人脸上了。”

说什么呢你?我真想拉住他问清楚,对我哪儿不满意啊?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从大三到他硕士毕业,再到工作两年,我们在一起六年了,哪儿不满意怎么不早说啊?

“活该!”

可我后什么也没问,阿伟就是这种人,喜欢把什么事都憋在心里,问了他也不会说;与他在一起,其实我也很累,而且他一旦决定什么事情,恐怕就算我现在吞药割腕自杀都没用了。

我听着,吃不下嘴里的饭了,我知道,此刻,冬瓜肯定在某个角落默默哭泣。

他走之后,我的脑袋空空的,觉得这屋子怎么这么安静啊,太安静了,受不了,我得把电视打开,还得把音响也打开,后连收音机都开了。我又觉得饿,去厨房煮了两袋方便面,还打了两只荷包蛋在里面,就放在电脑桌上捧着吃。电脑太大,他说明天再来搬,我边吃边看着显示屏的框框上贴着的大头贴,他的表情不是冷冷的就是酷酷的,而我就跟个花痴似的把脸贴在他肩上。

03

真他妈的傻!对着泡面哭了一会儿,我把大头贴全揭下来撕了,又把钱包里的合影也拿出来撕了,还有什么?电脑里的照片,要Shift+Delete吗?手一抖,也就几秒钟的事儿。

回到宿舍,我看到冬瓜一个人窝在被窝里。

呼。虽然几个音箱正一起轰炸我,我还是觉得整个世界清静了。

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再次见到潘文是在一间餐厅,姐们儿给介绍了一男人,我刚刚约见完,根本不靠谱。金融业,给人作投资的,仗着挺能赚钱就拽得一屁,说让我点菜,我点完了他跟批改卷子似的,一样一样告诉我这道菜哪里不好,吃了会得什么病,后全盘否定。我说:“你到底想吃什么啊?”他说:“这里的菜都太油腻了,不够养生,不如我们换一家吧。”说完就站起来准备替我拉椅子。我死死地坐着不肯动,对他说:“不如你先走吧,我跟下一位也约在这儿,我打电话叫他早点儿过来就行。”

我点了根烟,吞吐两圈。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4166am金沙发布于4166am,转载请注明出处:咱们先讨论讨论大概的构想,都处对象去了